该男子说:有没有

2021-06-19 06:22

随后,“花短袖”给了记者“罗镇”的手机号码1583773××××说:“他白天工作忙,你最好晚上联系。”

问到能否开发票,罗镇说:“开的都是‘苗木’发票,单位的话,开我们个人就得了,不需要开啥,农业增值税(发票)都可以,单是美元创汇,国家免税的……”

这名穿花短袖、年约60岁的妇女在询问了身份后,带记者参观起树园。见记者赞叹门口的大桂花树,她笑说:“这算啥,旁边那个园子还多着呢,有个两搂粗的,全桐柏我都没见有比这还粗的,都不知道在山上长了几百年了……手续你请放心,不管多大的树,都能给你办,保准路上不怕查……园子老板是罗镇,是咱这儿的县领导,都弄多少年了,一回事都没出过。要实在害怕,可以包手续、包送到,只不过贵了点,那种五角枫一棵得一万多”。

罗镇还说,如果记者“有想法,可以提出来,包括回扣返还的,规矩我懂,要是经你手做成生意,起码会有4%(的回扣)给你”。

记者又表示,作为公务员、县领导,不能如此经营时,他迟疑约5秒钟后突然否认说:“我没有树园子,都是孩他舅搞的”,但对“孩他舅是谁”、“叫啥名字”的追问,该男子拒绝告知。

昨晚10:20发稿前,记者又以记者身份致电1583773××××,一男子接听了电话,确认其官方职务后,记者指其在桐柏经营树园且没有手续时,该男子说:“有没有,正常查嘛。进出都有手续,咋了?”

以郑州一家置业公司采购部经理的身份,大河报记者向在这处树园内浇水的老者罗师傅询问价格。罗师傅说,他只负责管理,不管卖。说到“树园子这么气派,听说是县领导罗镇搞的”时,他笑着连说“就是就是”,并透露罗镇老家就在拐子岭……

当时,大河报已经接到了对这名桐柏县副县级领导罗镇经营多处树园的相关举报,并对他在郑州的一处树园进行了走访。

偌大的树园,犹如一处规模壮观的“珍稀植物园”,各种明显为移栽而来的五角枫、桂花、流苏等大树被砍头后栽在不大的树穴内,艰难生长。在树园远离国道、邻近河滩一侧,目测超过20亩的中等规格五角枫也已被移栽而来,树根还覆着薄膜,尚未萌芽。

桐柏县一名科级干部讲,罗镇非中共党员,但系有行政编制、由财政负担工资福利的公务员,早前在桐柏县下辖某乡担任副乡长,而后任职副县级干部至今。

对罗镇涉嫌经营的“清馨树木园”是否合法一事,桐柏县林业局有关负责人5月3日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难以查证,“我们批的一般都是苗圃,现在很多园子都没名字,或者不用真名,需要现场调查”。

5月3日下午4时,更换电话号码后,大河报记者再次以上海某公司采购经理身份致电罗镇。在详细询问了记者的工作单位和开发项目后,罗镇说,他在郑州很多地方都有业务,想预购30株大桂花树、五角枫等,他的园子里都有,成交完全没问题。

据桐柏县当地多名知情人讲,很多被囤积的大树,都是从山上盗挖来的。要挖来一棵大树,在疏通好相关部门关系的情况下,只需雇几名苦力,总共支付约千元的工钱。一旦这些大树洗白了手续,要价就是数千、数万乃至数十万元,利润很高。

为让记者尽快成交,罗镇去年9月、10月还多次通过电话、短信主动联系,希望记者能带着领导来桐柏,到他的树园子参观,“我管吃管住,不用你们掏一分钱”。

除了樱花,这里囤积的流苏株型很大,而且数量较多,最粗的胸径约50厘米,最小的也在15厘米以上,总数约50棵。记者随后从附近村民处了解到:“这就是罗镇的。”

在他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树园斜对面、312国道以北的一座两层小楼院内,找到了“罗镇的嫂子”,她专门负责接洽。

4月27日下午1时,位于桐柏县城郊乡方家寨村长村组地段的山路两旁,不时有面积不大的小型树园映入眼帘,园内以胳膊粗细的小五角枫为主。在一个紧邻水塘的山坳里,知情人向大河报记者指认了桐柏县一罗姓县级领导独自经营的一处树园,里面有五角枫、桂花及嫁接的日本樱花,总面积目测在百亩左右。

在与记者通话时,罗镇多次核实记者身份,并问记者如何拿到他的电话号码。打消疑虑后,他才说,他的树园内,五角枫、流苏、桂花、紫薇、三角枫等种类齐全,“你要啥树,我这儿都有”。

“你可能不知道,罗镇是县领导,你从他那儿买树,价钱肯定没我这儿低。”胡省说,虽然他家和罗镇合伙开办树园,但销售出口不同,利润分成就不同,他家可以让点利润,以便细水长流。

当天下午,罗镇还发来了一个号码为122×××0057的qq号码,让记者登录空间相册查看他的树园林木情况。根据该相册内120多张照片显示场景,罗镇向记者展示的树园,与今年4月27日下午“花短袖”带领记者参观的树园的布局、部分树株及道路、房舍都十分吻合。

此时,从位于路南的主入口望去,园内高大的丛生桂花、五角枫、三角枫、紫薇等大树密密麻麻,蔚为壮观。尤其是入口处两株树高七八米、主干需要一成年人环抱的大型桂花树,十分醒目。

“花短袖”出示的这个号码,与记者去年9月以郑州某公司部门负责人身份拨打的桐柏县副县级干部罗镇的手机号码完全一致。在桐柏县领导干部内部使用的通讯录中,罗镇还有另外一个1393778××××的手机号码。

与该处树园隔着一道土丘的另一处树园,同样被指为罗镇所有。在这里,大树更为密集,面积也更大,树种更为齐全。株型更大的桂花、紫薇、对节白蜡、三角枫等热销树种密密麻麻。其中,单人难以环抱的桂花树,这里至少有20棵。树干更粗、树冠更大的三角枫、五角枫这里也有至少50株以上,最粗的,胸径目测接近1米。

与大河报记者连日来在桐柏所见的其他树园相比,这两处树园无论位置、规模还是囤积树种,都堪称第一。

为表明实力,他说“承包了郑州××园一期工程内部主要道路两边的大树绿化”。随后,罗镇还向记者说了不同树龄、树冠的五角枫等树种报价以及包运输、成活等附加服务的价格。

几年,发生在我省南部桐柏山的山林盗砍盗挖现象不时被媒体曝光,其违法倒卖行为,作为“大树进城”利益链的重要环节,更为公众所关注。大河报记者经过近一年的调查发现,在倒卖大树、古树屡禁不绝的背后,闪现着个别政府工作人员的身影。关注桐柏山的环保人士说,大树园子就如同毁林的发动机、中转站,如果放任发展,千里淮河之源这一生态重地将永无宁日。

但与罗镇的说法不同,罗镇的合伙人胡恩东的家人胡省在5月3日下午2:30受访时说,他们的树园没有经过注册和审批,没有正规发票,但他们可以帮着找其他单位的发票冲抵,“要啥发票给你找啥发票”,同样保证能走账。

记者问他的树园是不是“正规注册的,跟一般的园林公司一样”,罗镇说,“也就是苗圃吧,林业局批过的”。

4月27日下午5时,在312国道桐柏县新集乡拐子岭村路段,记者见到了被指为罗镇经营的面积最大、树种最全的一处树园。该处树园紧邻国道,两个入口内外均没有任何招牌,中间有一片麦田分割,形成了两个面积相当的较小树园,总面积大约百亩。

跟随记者的知情人说,这里的日本樱花主干使用的是野樱桃树,主要都来自桐柏山。“这一大片至少有200棵日本樱花,加上嫁接死了被扔的,你想想,得挖山上多少野樱桃树?”

据“花短袖”讲,这两处相邻的树园,老板都是罗镇,还有个合伙人叫胡恩东(音),“他就一点点股份……要商量价格,只有大老板罗镇能拍板”。此前一直在园中来回巡查的一年轻男子胡省也表示,要商量价格,只能问大老板罗镇,“这园子在桐柏可以说规模最大,你要买的话,肯定价格最低,不用再去别地看了”。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53条之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不得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罗镇如果经营大树园属实,已涉嫌违法。

看过大河报记者传送的现场照片后,河南省林科院研究员董云岚说,胸径50厘米的桂花、紫薇、榉树等树种,树龄都在百年以上,属于古树,不但不应该被采伐,而且移栽的成活率也很低。

记者担心能否走账,罗镇说:“走账没有问题,这都是正规发票,前几天他们××市政府弄的,都是这××税务局开出来的,没有任何问题。以前跟郑州××园、郑州××园也都是这样做的,从来没出过事儿。”

此时,该男子又反问:“你咋知道的?是谁说起来的?叫啥名字?”记者表示不方便告知后,对方又说“我没有经营,你是不是在录音?到底想干啥?”记者说:“只是接到举报,核实一下情况。”该男子表示“谢谢你的关心”后,通话中断。□记者 李岩 文图

链接